91大香蕉偷拍资源网

头像 By
With
91大香蕉偷拍资源网已关闭评论

从本质上来说李逵手下就没一个能算得上的好人。

甚至小心眼的李云,已经算是李逵身边人之中,道德标准最高的人了。可这厮,跟了李逵几年,也迷恋黑吃黑;也迷恋用银子勾搭无赖上抢,然后他就用正义的铁拳教诲这帮迷途的羔羊。如今做官了,按照大宋的官场规矩,这道德水平还得降。

至于其他人,大部分都是一脸横肉的凶恶相,看着都不是好人。

少数几个看着像是和善点的,也是蔫坏的主。

就比如公孙胜,这厮竟然为了躲李逵,故意装扮成了士兵,然后躲地李逵远远的,根本就不给李逵找他晦气的机会。

可一转眼,这厮竟然在龙州城内发动起来造反的声势,且规模颇为可观。反正龙州城内的汉人百姓在党项士兵死的差不多之后,都站出来造反了。

造反的必要条件,怨气。

这一点就不用说了,龙州城内的汉人被党项人欺负了多年,早就怨气满满,非常容易煽动,以前缺乏领头者,难以成事。

造反的契机,领头者出现,而且因为一件小事,让情绪持续的高涨起来。

就如公孙胜说的那样,袖里糊涂的愤怒是没用的,变不成造反,因为一泡尿,睡一觉,醒来就知道自己犯傻了。

但是有核心,有内涵,还有组织结构的造反则就不同。情绪会随着一次次的胜利,如同海啸般,越堆越高,知道将所有的阻挡都摧毁。

李逵被公孙胜不动声色的摆了一道,脑袋一拍将李逵安放在了造反组织者的地位上。要是李逵扭头就跑,好不容易积攒下的气势,自然会像是被戳破的猪尿泡般瘪下去。可要说让李逵在龙州组织这帮西夏的‘乱民’?

Linn在等待

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守城对他来说,并不附和他的性格。

不过李逵还是来到了台前,走过公孙胜身边的时候,还威胁味道十足的对公孙胜道:“事后和你算账!”

公孙胜没来由的紧张起来,讨好的笑道:“大人,我可是立功了啊!”

立功?

鼓动西夏的汉人造党项人的反,对大宋来说,确实是立功了。但这功劳可大可小,说大,这是瓦解敌人,属于挖祖坟的手艺,敌人恨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只能用雷霆手段镇压,之后怀柔。一来一去,就是水磨的功夫,得耗费不知道多少精力。因为龙州的汉人才多少,西夏的汉人有多少?总不能全杀了吧?

毕竟党项人不怎么会种地,党项人要是将国内的汉人都杀了,就没人给他们种地收粮食了。一旦粮食危机。到时候,困都能困死西夏国。

说功劳不大吧?

也有原因,龙州的汉人举事了,靠着龙州的汉人总归不成事,这么点人马,怎么能对付得了西夏国内的大军?

到时候还得鄜延路和环庆路的兵马支援,要能打退了西夏人的进攻,守住胜利果实,自然是大功一件。可万一守不住,损兵折将且不说,还得丢脸。这种事大宋没少做过。就连李逵都为西北这帮武将心虚不已。

这也是李逵对公孙胜此举不太满意的地方。

不过,他如今被架在火上,还有龙州城内的汉人眼巴巴的指望着他,等他这个‘天地会小首领’来解救大伙于水火之中。李逵的嗓子真要是无所顾忌起来,能喊出野兽般的气势出来:“天地会之下,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姐妹,你们受到的苦,自然是所有兄弟姐妹受到的苦。西夏本就是我汉人之地,自从汉武帝之后,我汉族百姓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我汉人宽厚党项人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却不知感恩,却反过来奴役我们,你们说什么办?”

龙州的百姓很没有造反天分,只是傻傻的看着李逵一个人说。

这时候,公孙胜很有眼力见地拔出喉咙大喊道:“将党项人赶出去!”

“赶出去!”

李逵双手压了压,等到会场安静了下来,突然爆发似的怒吼:“驱逐鞑虏,恢复华夏!”

这话比赶出去要让人窝心的多,很快,有百姓跟着喊起来:“驱逐鞑虏,恢复华夏!”喊了两句,就感到全身通透,舒坦不已。

党项人的残暴,可不是说说的,而是自始至终的用武力压制任何反抗民意。汉人在西夏生活艰难,当然生活的艰难的汉人,无一不是什么权贵,都是普通老百姓。

见差不多了,李逵这才高喊:“我天地会兄弟,见投降外族着,杀;贪官污吏,杀;欺辱妇女者,杀。总舵主已经联系了大宋,援军不日将抵达龙州境内,在此之前,兄弟们,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将城内的党项人杀尽,将投降外族的奸佞杀尽,将鱼肉百姓的贪官杀尽,将欺辱族人的恶人杀尽……你们还在等什么?拿起手中的武器,给自己的子孙杀出一片天地!”

“城南兄弟们,跟我去城主府。”

“城北的兄弟们,去杀了奸佞走狗!”

……

得亏是有几个机灵的,陆谦这货就很好用,顺着李逵的话就鼓动了不少城内的百姓。公孙胜等到人们领了武器,轰轰烈烈的杀向城中各处,这才敢挪到李逵的面前,举起大拇哥对李逵献媚道:”大人,高,实在是高!”

“你可知我天地会总舵主是谁?”

“唉!”公孙胜傻眼了,他不过是水口一说,连天地会是干什么的都是满口胡诌一气,只是想着糊弄过去之后,就算了。

李逵没好气道:“记住,天地会总舵主是陈近南。有道是平生不见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

公孙胜傻眼道:“陈近南是谁啊!”天地会都是他灵机一动胡乱编出的组织。至于总舵主叫什么名字,公孙胜真还没来得及想。

李逵没好气道:“我哪知道陈近南是谁?但你说了天地会,没有总舵主像话吗?可不得胡乱找个人出来充数?”

“胡诌的啊!”公孙胜傻傻道。

至于说李逵的口号,公孙胜倒是知道不少。

‘均富贵,等贵贱’之类的是贵公孙胜说的,这话也不是公孙胜自己想出来的,而是唐朝末年的时候,有个秀才叫黄巢。就是那个攻陷长安城的叛军头领说的。虽然公孙胜年纪不大,但对造反颇有研究,自然不会忽略这位大佬的存在。实际上,早起的造反都有口号。从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然后到黄巾军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黄巢是秀才,可比这些人有文化的多,自然明白底层百姓想要获得什么?不患寡,而患不均。患贵贱不公也!

至于‘驱逐鞑虏,恢复华夏!’也非常容易理解。目的就是煽动百姓,对党项人的仇恨。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要不是党项人的残暴统治之下,怎么可能稍微一鼓动,城内就闹腾着跟着造反?

就连党项部落之间,都对西夏的国策很不理解。

西夏的国策就是进攻进攻再进攻,打不过要打,打的过更要打。

这个国家从建立之初就一直深陷战争泥潭,从皇帝到大臣,几乎很少会考虑到士兵疲惫了,部落穷困了之类的问题。穷兵黩武,几乎和宋国连年战争,很少有年份会停止战争。只要百姓的怨气被点燃了,这场大火一时半会儿就不会熄灭。

李逵去领导龙城起义百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一来,他目的不在于此;二来,他最多动动嘴皮子,余下的事还得公孙胜这些人去忙活。与其如此,干脆将公孙胜推到台前算了。

只是公孙胜面对李逵凶恶的眼神,双腿不由地颤栗起来,他记起来了在郓城的时候,他就被李逵这厮给抓住了,差点用鞭子让李逵给抽死。

尤其是李逵在公孙胜眼里是个喜怒无常的恶人,忍不住眼皮子直跳:“大人!”

“地振高冈,一派西山千古秀。”李逵冷不丁对公孙胜说了对联的上半句。

公孙胜傻眼了,李逵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期期艾艾地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装出无辜的样子对李逵道:“大人,某错了!”

“错了?为何说错了?”李逵语气不善道。

公孙胜眼珠子转悠了一阵,他也不知道哪里错了,就是觉得机会难得,自己在大宋不太可能造反了,鼓动西夏人造反似乎也挺带感:“大人,下官不该自作主张,鼓动城内的百姓造反。”

对于造反来说,甭管是本意为何,整个过程和结果都是罪恶的。

城内会有大量的无辜者因为被煽动的民意,冲进家门,抢走财物,甚至还会被残忍杀害。但同时他们又不是无辜之人。

毕竟,他们要么是享受了特权的好处,或者是通过出卖同族帮着异族欺压同族敛取财富,只是这报应来得实在太快了一些罢了。

相信不久,城内活着的人只有参加暴乱的百姓。曾经是绵羊,如今变成了豺狼的百姓。

李逵叹气道:“你就没想过要说——门朝大海,三河河水万年流。”

“下官哪里比得上大人的文采,想要应对,却怎奈无从说起。”公孙胜言不由心道,他并非是胸无点墨之辈。就和阮小二对他的评价,这货一肚子坏水,总喜欢躲在后头蛊惑人,可有时候却让受蛊惑之人感觉血脉偾张,热血沸腾。不破坏些什么,都有点说不过去的难受。

见公孙胜实在不像是知道天地会切口的样子,李逵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毕竟,万一公孙胜这厮连这句天地会切口都会,这乐子就大了。

李逵也没准备欺负公孙胜,多少也有点欣赏,算是歪打正着吧?李逵他们来西夏,本来就是来搞破坏的。只不过李逵看不上龙州这个小地方的小打小闹。而公孙胜却乐在其中。他撇了一眼公孙胜,后者急忙站直了,对李逵毕恭毕敬地站着。李逵开口:“公孙兄。”

“不敢,不敢!”公孙胜急忙谦让。他哪里敢和李逵称兄道弟。这厮之前可是对他的杀心一直都不小。这次要不是程知节强将他送到阮小二身边,自己躲李逵还来不及呢。

“公孙兄,如今你也是朝廷官员。既然你觉得龙州这地方大有可为,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给予支持是必然的。但是你也知道,我手中能用的人不多,只能留下陆谦和他的小队人马。另外,快马去边境通知李云,马上带兵进驻龙州。”李逵自顾自的说了一阵,突然问:“对了,你觉得龙州能守得住吗?”

“能,怎么不能?”

公孙胜倒是很自信,对李逵献策道:“大人,下官觉得今日之后龙州城内活着的百姓人人手上都沾染了党项人的血仇,他们已没了退路。另外,下官认为还得加把火。将党项的土地,宅院,财物都将视功劳赏赐给百姓。这些百姓,曾经是我大宋百姓,对大宋的认同自然要比西夏强的多。加上,即便只要被党项人破城,他们只能是死路一条,必然会跟我们一条心,守住龙州就得到了人和的便利。”

“只要占领了龙州,西夏也好,我大宋也罢,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个边陲小城之中。要是能将边上的洪州也拿下来,西夏朝堂之上恐怕要乱成一锅粥。加上大人筹谋西夏皇室的政变,还有仁多部落的背叛。乱刀之下,西夏断然没有招架的本事。”

李逵颔首道:“说得在理,但鄜延路肯定无法支撑此战,必须要环庆路帮忙。算了,我给章龙图写一封信,言明此中的干系,但愿他老人家能看在都是宋人,帮你一把?”

半个时辰之后,龙州城内到处都是烟火滚滚的狼狈模样。

放火是销毁罪证的最好办法。

造反,真要是用礼仪仁智信去做,根本就成不了事。

而在此期间,数骑从龙州出发,南下大宋边境。直奔延安府。而公孙胜也开始选拔城内青壮,低级首领,准备修缮工事,迎接不久之后将抵达的党项军队。

李逵带着李秉乾等人,朝着宥州而去。

相比政变,龙州的暴乱根本就无法影响到西夏的统治。这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叛乱,甚至不需要西夏朝堂的怒火抵达之前,就会被周围的驻军扑灭。

但这也不是李逵该关心的事了。

他此时正在和李秉乾讨价还价,李秉乾对于李逵动不动声色就将西夏的一座城池给颠覆了,自然非常不满。虽说他早就有所准备,可他还是对李逵的破坏力有点胆战心惊。

这货要是站在他的位置,似乎颠覆梁氏这个女人也不难!

不像他似的,面对梁氏总有种被压制的错觉。而李逵更倾向于搞更大的乱子。龙州不过是小地方,西夏都不见得会在意。当然,龙州丢失之后,西夏肯定是紧张。要是洪州也丢了,那么鄜延路和环庆路在前线就能连成一片,这对西夏非常不利。

“李逵,宥州可不是龙州。我们就这点人马,万一要是被发觉了,多半要折在了宥州。”

李秉乾给李逵提议道,目光死死盯着,就等李逵的反应。他深怕李逵不管不顾的反对,没想到李逵却很好说话道:“放心吧,王爷,到了宥州,自我以下,都将以王爷为马首是瞻。”

李秉乾用力地扭过头,他怎么可能信李逵的鬼话,这是欺负他好骗啊!

而与此同时,李云在接到公孙胜的求援之后,立刻带兵越过边境。

还有在肤施的程知节看到了公孙胜给他的书信,心中一个劲的叫苦:“这厮为何如此不知轻重?害死本将军了。”

xiazaitxt